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3

《出尘》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复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尼泊尔由于地处喜马拉雅山南麓,从印度洋吹过来的暖空气被喜马拉雅山遮挡在尼泊尔上空,虽然整个国家海拔比较高,气候还是相当温暖湿润。由于尼泊尔是个旅游国家,来自世界各国的登山爱好者源源不断地来到此地。我们在取托运的行李时等了许久,看到传送带上绝大多数行李都是沉重而巨大的登山设备。   英国曾经在此统治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因此尼泊尔全国通用英语。他们的交通规则也和许多英联邦国家一样,是靠左侧行驶的。      我们一行三人走出机场的时候,当地代理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我们握了握手,寒暄了几句,一个黑瘦的小个子帮助我把行李搬到了代理的车上。   我们上车后,那个小个子敲了敲车窗,然后用英文说“小费!小费!”我拿出一个美元给了他,但是他却不走,告诉我每件行李要一美元。代理也上了车,告诉我别理他。   “我要对一下表,”老柯对代理说,“你们这里和曼谷差几个小时?”   “三个小时十五分钟,”代理回答。   “他们这儿时间够精确的,时差怎么还多了个零头,”我一边拨手表一边说。   “可能机场到市区的时差是15分钟,”老柯开玩笑说。      当地代理把我们拉到了尼泊尔最好的酒店“Yak & Yeti”,告诉我们第二天会去面见尼泊尔电信总局的人。过了一会儿,从印度过来的四个销售代理也到了,我们在酒店中商量了一下午第二天的对策。印度方面向我们介绍了尼泊尔现行网络状况和他们的技术要求,我发现原本以为可以很轻松办到的事情却在一些技术方面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说服尼泊尔拿出更多的钱来进行软件升级。   当天回到房间,我忽然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闷闷不乐。      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在价格上尼泊尔咬紧牙关不肯让步。销售代理软硬兼施,毫无效果。技术谈判一般来说干脆利索,行与不行一言而决;而商务谈判几乎就是在比双方的耐心。尼泊尔一方占尽地利的便宜,今天谈不拢明天再来,所以他们毫不着急。一般来说,远道赶去的人却耗不起这个时间。   转眼三天过去。我在尼泊尔倒是觉得自由自在,可以不受约束的查看明慧网而不需要考虑任何的安全问题。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的国际话费十分昂贵,打到中国的话一分钟要7个美元。   星期五的时候,我向老柯要了一个可以通过互联网拨打用户电话的Net2Phone帐号,拨通了璐璐的办公室。   “喂,你好,”璐璐在那边接起电话。   “老婆,是我,”我说。   “我猜到了你会来电话,” 璐璐说。   “心灵感应吧,”我说,“你好吗?”   “我挺好的。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能得下个星期了吧。”   “不能早点儿吗?”   “我也想早点儿,可是事儿没办完。”我停了一下说,“老婆,我特想你。”   “嗯,”璐璐答应了一声,“我也是。”   我们两个沉默了几秒钟。   “对了,”璐璐突然说,“昨天我去看了一下你的托福成绩,你考了647分。我和我们同事说你就准备了一个月,他们都夸你聪明。”   “其实他们说我什么都无所谓。他们要是能琢磨琢磨为什么一个不笨的人去信法轮功就好了。”我说,“最近爸妈还好吗?”   璐璐显然是犹豫了一下才说,“爸挺好的。”   我一听就觉得不对,追问了一句,“妈呢?”   璐璐沉默了一会儿,说,“爸不让我告诉你,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妈给抓走了。”   我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似乎事前已有预兆,所以并不十分吃惊。我问道:“抓走几天啦?”   “就是你走的第二天早上。”   “为什么?”…

《出尘》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整整下了一夜的雪。   清晨五点钟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和璐璐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走在雪地上。立交桥下昏暗的路灯旁已经是人头攒动。来自顺义、怀柔和密云的菜农开着三轮机动车赶到这里,把一车一车的蔬菜和肉在立交桥下和路边摆开。   我和璐璐找了一个稍微空旷和安静的地方,闭起眼睛开始炼功。偶尔我会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议论着什么,间或有皮鞋踏在雪地上的咯吱咯吱声快速接近我们。开始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我都会有些紧张,因为我知道,如果有好事之人报告警察此地有两人在炼法轮功,那我们就会遭到审讯甚至拘留。后来这样的声音听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   虽然我希望许多人都能看到我们在炼功,但是我当然也希望我们能平安无事。幸好在最初的几天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春节将至,公司里没有什么太多公事了。一些外地的同事已经请了年假回家探亲。陈英到外面买了很多瓜子和水果之类的小吃,堆在门口一张空闲的办公桌上,几位同事一边吃一边互相开玩笑。   我把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分门别类地拷贝到公司服务器的个人目录下。   我不知道春节期间会发生什么,直觉告诉我可能不是一个平安的节日。我和璐璐决定在除夕之夜到爸爸妈妈家门口的小花园中打坐炼功。我想在这个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时刻审视和整理一下自己的思想。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我拿起听筒,“你好,我是杨帆。”   “杨帆呢,你好,我是王晓莉,老柯让你过来一下。”   老柯是个德国人,销售部的副总经理。因为他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是K,平时聊天的时候,大家为了避免让他知道在谈论他,就一概称他为老柯。   我走进老柯的办公室时,看到张斌也坐在那儿,还有一位是报价部的李娟。   “下午好,”我用英语和老柯打了个招呼,又和另外两位点点头。   “春节期间你有什么打算吗?” 张斌用英文问我。   我愣了一下,反问道:“春节期间公司还有什么事儿吗?”   “刚才印度销售代理打来一个电话,”老柯说话了。“加德满都要上一个小项目,但是他们坦言项目预算非常少。总部觉得这个合同丢了可惜,但是接下来又肯定赔钱,所以想把这个合同转包给我们。”   “如果进尼泊尔的话,软件还需要进行一些修改,这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开发部现在在做孟加拉的项目,可能没有人力同时再为尼泊尔做开发和测试,”我说。   “我知道,我知道,” 老柯说,“刚才我问过李岩,孟加拉希望你们在三月份的时候把网络方案和报价送过去。这个项目很大,按照我的经验,他们评估方案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而且我听说他们还需要为这个项目进行一些土建工作,这样执行起来最早也得一年到一年半以后。所以开发部可以先把孟加拉的项目暂停一下。”   “他们倒是还没正式开始开发,现在只是在做一些分析工作,”我说。   “尼泊尔的这个项目要得很急,他们希望越早执行越好。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价格问题,一些具体的技术细节也需要派人去澄清一下。刚才印度代理问我们能不能一个星期内动身。”张斌说。   “你也去吗?”我问张斌,   “我春节期间有事儿,不过你要是去不了的话,我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别人,或者我自己去一趟,”张斌说。   “那还是我去吧,”我说。   “明天早上你和李娟去尼泊尔使馆签一下证,” 老柯说。“我一会儿和他们确认一下出发的时间。”   “就我们两个人吗?”我怀疑地说,“我没有权力签合同。”   “我和你们一起去,” 老柯说,“我可以落地签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老柯拿起听筒用德语谈了一会儿,放下电话对我们说:“印度那边还有些问题需要解决,问我们能不能14号去。”   我看了一眼老柯桌子上的日历,说:“可以呀。有从北京直飞加德满都的飞机吗?”   “没有。” 老柯说,“上海和香港都有直飞加德满都的航班,但不是每天都有。从曼谷去的飞机每天都有,但是要提前一天出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