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2

《出尘》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们一行五人推着行李车出了首都机场,此次出差还算有所收获。孟方因为还有一年即将面临大选,现任内阁中有许多人都希望能在大选前做成几笔大生意,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选票还是为了佣金。他们让我们尽快做出网络规划方案和报价后提交给邮电部项目评估委员会。      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主叫号码。“喂,璐璐,”我背过身压低声音说,“宝贝儿,你好吗?”   “老公,你可回来了!”璐璐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儿吗?”我有点紧张地问。   “咱们家还好,”璐璐低声说,“我想你了。”   我松了口气,“我也想璐璐了。今天能早点下班吗?我想直接去你公司找你。”   “可以啊。老板说今天周末,我下午两点就可以走了,你过来吧。”      我坐在璐璐上班的写字楼大厅里等她,外面朔风凛冽。枯黄的叶子在风中上下飞舞,满眼皆是萧瑟凄凉的景象。大厅里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一个个西服革履,笑语喧喧。所言者,无非都是生意和人际关系之事。   在接待处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丛竹图》,显然是当代画家临摹郑板桥之作。我对书画一道知之甚少,但非常喜欢郑板桥的为人。   “……半生图利图名,闲中细算,十件常输九。跳尽胡孙妆尽戏,总被他家哄诱。马上旌笳,街头乞叫,一样归乌有。达将何乐?穷更不如株守。”我对着那幅名画念起了郑板桥这首着名的《念奴娇》。该词道尽作者淡泊名利的豁达心胸。尤为难得的是,他在山东做十年知县,鞭笞奸吏,爱民如子。有一年山东闹大饥荒,郑板桥开仓放赈,同时大兴工役,修城筑池,招远近饥民就食赴工,救活饥民数万人。六十一岁时,山东再次闹饥荒,郑板桥因为为民请赈触怒了大吏而辞职。离任之时,百姓遮道挽留,家家画像以祀,并自发于潍城海岛寺为他建立生祠。   “现在肯为老百姓说话的好官太少了,”我从心底发出一声感叹。      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回头一看,璐璐笑盈盈地站在我身后。我四面看了一下,伸手握住了她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我们俩的身体都似乎震了一下。那一刻,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我们微笑着互相打量对方,一直没有说话。我站起身,拉着璐璐的手走到写字楼的外面。   璐璐从随身背的小包儿里拿出一把汽车钥匙,让我吃了一惊。   “哪儿来的汽车钥匙?”我问她。   “老板觉得我们这儿小马整天在外面跑,打出租车不方便,就给他长期租了辆富康。今天上午他有急事儿,去长沙出差了,可能得去一个礼拜。老板觉得租了车不开太可惜,就让我先开着。”      “爸妈还好吗?”我上了车,打着了火儿问。   “挺好的。”璐璐说,“昨天晚上你睡觉了吗?”   “没怎么睡。”我说,“从达卡起飞是夜里12:00,就是新加坡时间的早上两点。飞到新加坡四个小时,睡了一小会儿。”   “你要累我来开车好了。”璐璐说。   “没事儿。从新加坡飞回北京,我睡了一路。”我说,“刚才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妈没在家,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咱们现在就回去看看他们吧,你这一走,都快半个月了。”璐璐说,“爸妈挺替你担心的。”   “替我担什么心?我这几天又不在国内。”   “爸前两天去开一个通信会议。听一个人说,国安部正在开发一种互联网的过滤软件,好像已经测试完了。爸说,政府也知道我们现在通过互联网传递消息,所以想把所有他们不想让我们看到的信息都过滤掉。”   “这他们哪儿堵得过来呀?中国电信国际出口带宽一秒钟好几百兆比特,他们得弄多大的服务器才能在一秒之内分析过滤那么多数据啊?”我想了一会儿说,“通过代理服务器上明慧网的数据包,他们倒是有可能拦截,不过这个花费可太大了。”   “老江搞一个五十周年国庆还要花1600亿,真要想达到什么目的,他们肯定不惜靡费。”      “我们回来了,”我和璐璐进家门的时候,看到妈妈正在厨房往两个杯子里倒热水。   “回来了,”妈妈说。“中午吃饭了吗?”   “吃了,我在飞机上吃的。”我说。“爸在家吗?”   “你爸出差去济南了,”妈妈说。   我和璐璐走进客厅,惊奇地发现屋子里还坐着原来一起炼功的另外两个阿姨。我只知道她们一个姓赵,一个姓孙,自从镇压开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   “你们好,”我和她们打了声招呼,璐璐朝她们笑着点点头。   “这又是从哪儿回来呀?”赵阿姨问我。   “从孟加拉,那边有一个出口项目。”我说,“好长时间都没见你们了。最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