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2

《出尘》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我坐在电脑前,想起了莎士比亚的这句名言。小麦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死者叫赵金华,女,42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人,在当地有口皆碑。9月27日赵金华去地里干活时被镇上的派出所抓走,因不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遭到电击、体罚和其他酷刑,10天后被迫害致死。      璐璐正在隔壁的房间中静静地打坐。我关掉了计算机,走到沙发前仰面躺下,眼睛凝望着天花板。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到手表走动的滴答声。我感到我总是低估当局镇压的决心,从7.20的诬蔑宣传,到对上访功友进行拘留甚至劳教,最终将人活活打死,似乎政府在发现铁血镇压无法改变弟子的信仰后,已经决定不惜通过消灭我们的肉体来消灭我们的精神。   “你在想什么?”璐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璐璐,”我坐起来,伸手拉住她的手说,“刚才咱们在和李杰吃饭的时候,我接了个电话,是小麦打过来的,她说有一个功友被打死了。”   璐璐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我接着说道“因为我不太肯定,刚才在出租车上说话又不方便,所以我就没告诉你。刚才你在炼功的时候,我到明慧上确认了一下,是真的。”   璐璐愣了好半天,才说“你刚才就在想这事儿,是吗?”   “嗯。”我走到书柜前,指着我和璐璐在罗马的一张合影说,“你还记得吗,98年我们在罗马的时候去的那个竞技场,那是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地方。耶稣死后三百多年内,多少基督徒被火烧,刀砍,钉十字架,乃至在竞技场被狮虎吞噬,他们在用鲜血维护他们的信仰。佛教在南北朝时刚刚传入中国,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即大杀境内僧尼;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前,孔子门徒有‘焚书坑儒’之祸。过去我总认为历史中都是值得我感慨凭吊的故事,没想到今天竟然重演了。”   璐璐打了个冷战,我伸出手搂住了她。“璐璐,在7.20刚过的时候,我还觉得当局奈何不得我们,最多把我们扔到监狱里关几天,这么多炼功的功友,他们也抓不完、关不完,今天的事情让我觉得他们已经把刀磨得雪亮了。”   我看了一眼璐璐,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愤怒与无助。我继续说,“如果我们不想对政府的造谣和杀戮坐视不管的话,今后的道路就会充满艰险。具体怎么去做我现在还想不好,” 我伸出手指弹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有心把咱们的真实情况讲给同事朋友,想想咱们认识的人好几百,甚至上千,简直不知从何做起。”   “这样是不是太慢了?”璐璐有些茫然地问。   “是啊。”我叹了口气,“我总觉得咱们个人的力量太微薄了。” ※※※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璐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了,正手捧《转法轮》在窗户边专心地诵读。看到我起来,她嫣然一笑。   我被她的情绪感染了,就问她“怎么这么高兴。”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她把一枚书签夹在她正在阅读的地方,合上了书。“你当初为什么修炼的?”   “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愣了一下。   璐璐走到床边坐下,说“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不敢说事业、学业有成,但至少说得过去;身体也不错;家庭关系很和睦,同事关系也很好;象你那么熟悉历史和哲学,精神也不空虚;那你修炼是为了什么?你想得到什么?”   我想了想说,“我想……嗯,好象当初开始修炼也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李老师讲得好,觉得‘真善忍’好,就开始修炼了。”   “对。”璐璐说,“刚才我看书的时候想明白的就是这一点,一个人追随‘真善忍’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人本来就应该这么活着。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的人是不可能再放弃他的信仰的。这就是为什么赵金华宁可被打死也不屈服的原因。你给我讲过的一句话,是布鲁诺被判处火刑前说的,‘在真理面前,我半步也不会退让’!我相信其他功友都和我们一样,会坚持下去的。”   “是啊,”我坐了起来,“我们真理在握,真正害怕的应该是那些造谣的人。布鲁诺在听到对他的火刑判决的时候,还说过‘你们宣读判决时所怀的恐惧,比我听到判决时心里的恐惧还要多!’我们别多想了,只管去做吧。”   “老公,早上我看书前还在想,你说的告诉同事和朋友关于法轮功的办法是不是太慢了,后来觉得这就象练气功治病一样。气功的动作都很慢,不象西医又是化疗又是打针的,但是效果却比西医要好,好多西医治不好的病气功不但能治而且没有副作用,是因为它还有背后的原因。所以咱们就用纯净的心去做,自然会结出好的结果的。”    ※※※      我开始着手整理明慧网上的文章,按照科学,健身,提升道德,残酷迫害和海外声援这五大类对文章进行分类,然后用打印机打印出来寄给我有地址的朋友,我只想告诉他们,政府的宣传跟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南辕北辙,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为了安全起见,我在信中只字未题我的名字和住址,连信封上的地址都是打印的。在向信封上粘贴地址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避免我的指纹留在上面。暂时我没有打算立刻和身边的同事讲真相,因为我觉得他们从我的身上已经看到了法轮功的追随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我从北京电信开会回来,在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了一位中年男子,他脸颊有些削瘦,中等身材,戴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   我并不认识他。   “你好,”他主动和我打招呼,同时伸出手来,“你是杨帆,是吗?”   “对。”我和他握了握手,“您是……?”   “我叫李岩,”他微笑着说,“刚进公司不到一个月,现在在市场部。”   “啊,”我答应了一声,“现在让你分管哪个省?”   “暂时还没定。我原来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做,听说咱们公司想打开出口市场,就应聘过来了。”   “是吗?”我们一起在四楼下了电梯,“出口的局面一直没打开,一方面国内市场现在太火,再就是缺少熟悉进出口的人才,你正好过来一显身手。”   “到时候还得请你帮忙,很多人跟我说你英语和技术都很好。”…

《出尘》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半夜11点多的时候,我和璐璐已经躺下睡觉了。因为爸爸妈妈还没有消息,我在床上翻来复去,心里琢磨他们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一听到楼道里有人走路的声音就睁开眼睛竖起耳朵。璐璐安慰我说:“老公别想了,要是明天还没有消息的话,我就找朋友去打听打听吧”。   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和璐璐立刻坐了起来,打开了灯。姐姐也从里屋出来了,很显然她也没有睡着。爸爸妈妈走了进来。   “爸、妈,你们去哪儿了?”我看到他们问。   爸爸摆了摆手,转身关上了门。   “吃饭了吗,你们?”璐璐问。   “还没有呢,今天一天也没吃饭。”妈妈说。   姐姐立刻去了厨房,把中午我们吃剩的包子和汤放在微波炉里。   “怎么回事儿啊?”等爸爸妈妈坐稳后,我又问。   “今天让咱们这儿的片儿警陈光给弄到派出所呆了一天”,妈妈说。   “我就感觉不大对嘛,怎么搞的?”我跟着他们走到桌子边坐下。   “今天早上我和你爸出去买菜,”妈妈说,“刚走到早市就碰到了老许。”   “啊?他给放出来啦!什么时候出来的?”我问。   “他不是7.20的时候给抓进去的吗?关了一个月,审来审去也审不出什么,就给定了个刑事拘留,关了30天。出来以后我们一直也没见过他,碰上他了这不就问问他在里边的情况吗?”爸爸说。   “那你们怎么就被抓了呢?”姐姐问。   “谁知道老许现在出门都有人看着啊?我们没瞧见,刚跟他说了五分钟话,陈光就来了。”   “那也不能抓人啊?说话又不犯法。”璐璐说。   “你爸也这么跟他说,不过陈光说了,中央有规定,现在有三个法轮功在一起说话就算非法聚集,老许原来又是咱们丰台区的一个联络人。”妈妈说。   “整个一胡说八道!咱们家现在5个人都炼功,要按他那么说,只要我们一回家不就是非法聚集吗?”我说。   “老许也给抓啦?”姐姐把热好的包子和汤端了进来,摆在桌子上。   “是啊?刚才我们一起给放回来的,你爸还紧着跟他道歉呢。”妈妈说。   “他们审问你们了吗?”我问。   “审了。”爸爸喝了口汤说,“关了一天,水也不给喝一口。你妈给关在里屋,我和老许关在外屋。分开了问刚才说话都说什么了。我们说就是好长时间没见了,一块儿聊聊天。”   “聊天内容也问了吧?”姐姐站在一边问。   “问。其实我们也没聊什么,刚问到老许什么时候出来的,现在上不上班。根本还没聊到法轮功呢,片儿警不就过来了吗?”   “那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啊?怎么关了一天?”我问。   “算不算大事儿,咱们哪儿说了算啊?陈光说这个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给咱定个非法聚集的罪名,就可以拘留15天。”妈妈说。   “按他这么说,只关了一天,咱们还得谢谢他了?”我说。   “我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好象让我们表示表示。那里面,别提了,”妈妈说,“进了派出所我才知道外边儿现在有多乱,不到五分钟就打进来一个电话,不是哪儿打架了,就是哪儿抓着一个小偷。我和你爸在里面关着,眼看着一会儿就抓进来一个,什么吸毒的、卖淫的、卖盗版光盘的,干什么的都有。”   “都忙成这样了,还和法轮功过不去?”我说。   “政治任务呗。警察还不愿意跟我们打交道呢,”爸爸说。“抓法轮功没什么油水,我看犯了别的事儿,只要不是杀人和重伤,罚了款就放人。好多人跟警察都熟了,还托警察给他们买中午饭呢。”   “他们打你们了吗?”姐姐问。   “打倒是没打,咱们这儿还有一个片儿警叫袁建的挺凶,跟我拍桌子瞪眼,还骂人。”爸爸说。“中国警察就这素质。”   “后来怎么放的你们?”璐璐问。   “陈光也知道根本就没什么,就让我们写个保证,保证十一放假期间哪儿也不去。”   “知道没什么还这么来劲儿,真是的。”我说。   “嗨。小警察刚上班,想表现表现呗。”妈妈说。   “那你们写了吗?”姐姐问。   “不写怎么回得来?写了就算给他个台阶儿。反正咱们除了今天要去戒台寺也没想去别的地方,我和你爸就签字了。”   “这不是变相监视居住吗?”我撇了撇嘴说。…

《出尘》第十章

第十章   我和璐璐给妈妈和姐姐打了辆出租车,然后我们自己也叫了辆出租车回家。   整整一天我们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但是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只是出汗太多了,感觉渴得厉害。我让出租车司机停在了丽都饭店路口的一家朝鲜饭馆,坐下后我点了两碗凉面。璐璐一脸茫然和无助地坐在我的对面,两只手无力地搭在桌子上。我觉得胸口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王XX!”我压低声音骂了一句。   眼泪顺着璐璐的脸颊流了下来。她抓住我的手说,“老公,别骂人。自从修炼以后,我就再也没听你骂过人。咱们都在努力做好人,他们为什么对我们这样?”   “璐璐,”我结结巴巴地说,“我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他们实在是太……太无耻了。”      那天晚上,我们基本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只喝了一些面汤,然后相对默默地坐着,一直到华灯初上。   回到家中的时候,我们都疲惫异常。璐璐一下子躺在了沙发上。我环顾了一下纤尘不染的家,回想起头一天晚上离开时的心情,简直就象做梦一样。   明慧网和所有的镜像网站都被封锁了,其他所有的法轮功网站也都无法访问。我决定把情况写下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明慧网,但令我震惊的是,北京电报局的263新闻和邮件网站贴出通知说,由于网络维护,他们的电子邮件服务从7月22日下午3点开始暂停服务48小时,那个时间正好是电视上开始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的时间。我放弃了努力,知道政府既然要用彻头彻尾的谎言为镇压造舆论,那么他们必然要全方位封锁一切可能传播真相的途径。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陈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找了我一天。   她问我:“你今天怎么手机也没开,好多人找你。”   “找我?”我说,“我和经理请假了啊?”   “经理今天下午出差了,临走让我问问你明天电总的会你还去不去,不成的话就准备让陈薇和开发部的人一起去了。”   “哦,”我忽然想起来第二天的会,就说“你不说我倒真是忘了。应该没问题吧…,明天我会去。”   “你怎么听着声音那么累啊?生病了吗?”她问。   “没有,”我说,“遇到点麻烦。”   “要帮忙吗?”她问。   “不用吧,”我说,“我自己处理吧。谢谢。”   “明天如果不能去就跟我说一声,我再跟陈薇联系。”她说。   “好吧,不过我觉得明天我可以去。”      第二天下午,我从电总开会回来,坐在办公室里想心事。陈英走了进来。   “回来了。”她和我打了声招呼。   “嗯,”我没精打采地答应了一声。   “谈得怎么样?” 她问我。   “还成吧。”我随口应了一句。   “昨天下午,公司的党员临时通知开会,好像还比较急。结果咱们部门党员出差的出差,出去办事儿的出去办事儿,谁也没去。”陈英说,“好像是说法轮功的事儿。”   我没有回答,肯定是脸色有些变了。   陈英显然是注意到了我的变化,压低了声音说,“工会的人还找过你。”   “说什么事儿了吗?”我问。   “好像没什么事儿,就是要找你聊聊。”她回答,“我们说你出去了”。   “他们找我干嘛?” 我自言自语地说,“我又不是党员。”   “我们晚上要一起出去吃饭,” 陈英恢复了情绪,“昨天刘颖和陈薇打了个赌,结果陈薇输了,今晚上刘颖的饭钱由陈薇来出。你叫上张璐和我们一起去吧。”   我心里闪过一丝感激,明白她们是因为知道我心情不好,想陪我们一起出去散心,但是我实在是没有情绪。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说。…

从国际法和中国法律看江泽民签卖国条约

【大纪元10月4日讯】关于不平等条约的约束力问题:从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2条规定“条约系违反国际法原则以威胁或使用武力而获缔结者无效。”[1]按照该条约与国际惯例,中国和沙皇俄国以及前苏联签订的一系列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条约,如《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以及《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都是属于典型的不平等条约,因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2][3]。这类非法条约对于缔约国没有什么约束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清朝在甲午战争失败后,李鸿章于1895年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其中第二款第三条规定“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永远让与日本”。[2]但是因为马关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投降后,台湾立刻就回到了民国政府的怀抱,《马关条约》自动作废。不仅中国历届政府,包括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承认中俄和中苏之间的不平等条约,就连苏联领导人列宁也在两次《对华宣言》中亲自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4][5][6]这为我们讨还领土提供了更加充足的理由。 一、非法强占的土地 沙俄和苏联除了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占我国领土外,许多地区连不平等条约都没有签订即被沙俄和苏联强行武力占领,如中国的江东六十四屯,海兰泡以及唐努乌梁海地区。俄罗斯对这些地区的占领就更加不具备合法性了。[2] 二、江泽民是否有权签订中俄边界条约 我国的缔约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主席和国务院共同行使。根据我国宪法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和重要协定的批准和废除”;国家主席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批准和废除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和重要协定”;国务院“管理对外事务,同外国缔结条约和协定”。这表明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家主席和国务院在不同程度上都具有缔结条约的职权。[3] 然而根据我国1990年《缔结条约程序法》第7条规定,有六种条约国家主席无权直接签署,而必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予以批准,其中第一项为“友好合作条约、和平条约等政治性条约”;第二项为“有关领土和划定边界的条约”。[3] 江泽民与俄罗斯政府于1999年12月9日至10日在北京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又于2001年7月17日在莫斯科与普京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且在第六条中规定的“缔约双方满意地指出,相互没有领土要求,决心并积极致力于将两国边界建设成为永久和平、世代友好的边界。”如果这两个条约未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江泽民签署条约则属于越权违法行为。 三、江泽民的行为有悖于联合国宪章 在江泽民签订勘界条约后,外界对于条约内容一无所知。《联合国宪章》规定凡合法缔结的条约,应在联合国进行登记。江泽民这种将国土私下出卖的行为也是有悖于联合国宪章的。[3] 中国通过历次不平等条约中而丧失的土地,以及被侵略者武装占领的土地,本来都可以通过谈判合法讨还,江泽民放弃这些领土无疑是彻底的卖国行为。 参考资料: [1]维也纳《条约法公约》http://law9.hotoa.com.cn/lawv2/9/168-1/37E63D30-4DC5-4C53-8A09-0341A2CCD9EB.html [2]中华英雄网站http://www.china-hero.org/ [3]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讲座讲稿之十四国际法与国际条约的几个问题2001年7月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外交学院副教授江国青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讲座讲稿》,其中提到“对于这些不平等条约,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根据其非法性质而坚决予以废除,这是完全合法的。实际上,新中国对于一切不平等条约所采取的否定态度,也就是对侵略战争的否定,是对强权政治的否定,从而伸张了国际正义。这不但没有违反条约必须遵守原则,反而是有利于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健康发展的。”http://www.npcnews.com.cn/gb/paper8/5/class000800002/hwz149871.htm [4]大参考http://www.bignews.org/20010129.txt [5]《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结束过去,开辟未来》http://www.pim.tsinghua.edu.cn/zsjx/yjsgzz/dir/zhibujianshe/dengxiaoping/097.htm [6]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10/4/2002 2:17:26 AM (882)

江泽民卖国大追踪

【大纪元10月2日讯】1999年12月9-10日,江泽民与俄罗斯政府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1] 。根据了解,江泽民以法律条文将中俄世代相争面积相当于100多个台湾的3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拱手让给俄罗斯,出卖了毛泽东,周恩来坚持的中俄领土谈判原则,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中俄九项不平等条约,永久性地断绝了后代子孙的讨还之路。 历史上的俄罗斯是个侵略成性的国家。早在清军入关时,沙俄侵略者就开始乘机侵入我国东北,强占黑龙江流域雅克萨等地,侵略者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康熙大帝在削平三藩之乱,收复台湾后,于1685年派兵收复东北失地,两度攻克雅克萨,俄军伤亡惨重,被迫投降。1689年9月7日,沙俄与清政府在尼布楚举行谈判,并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条约规定:中俄以格尔必齐河、格尔必齐河沿外兴安岭至海和额尔古纳河为界,以北属俄国,以南属中国。这是中俄双方在平等基础上签订的条约,也可作为中俄边界谈判的法律依据,然而这一条约却在江泽民的手中被彻底否定了。[3] *近代不平等条约,中国丧失百万领土 1840年以后,西方列强凭借船坚炮利打开了清政府封锁的国门,沙皇俄国乘虚而入。遍观中国自鸦片战争后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虽然不乏割地赔款的内容,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一样侵吞了如此多的中国领土。更为恶劣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其他国家占领的中国领土绝大多数都归还了中国,唯有俄罗斯不但寸土未还,反而对中国进行进一步的侵吞蚕食。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中俄签署的几个大的不平等条约的过程,以及俄国和中国历届政府的态度。从历史的角度来评判这些被俄国强占的土地的归属问题。 1856年10月(咸丰六年),英军炮轰黄埔、焚烧民宅,攻打广东城寨,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1857年年底,英法联军攻占广州。沙俄政府感到趁火打劫的机会已到,即于1858年初通知清政府说要就中俄边界问题进行谈判。此时,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形势对清政府已经极为不利。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乘机率领俄国哥萨克军队直逼瑷珲城下。5月20日,英法联军攻占大沽,天津告急,北京震动。22日,穆拉维约夫以“助华防英”为借口,在两艘炮舰护送下来到瑷珲城内与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会晤谈判,要求撕毁中俄《尼布楚条约》,强占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在沙俄的武力威胁之下,奕山终于屈服,被迫于28日与穆拉维约夫签订了《瑷珲条约》。[4] 《瑷珲条约》共3条。主要内容为: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归俄国,瑷珲对岸精奇哩江(今俄国结雅河)上游东南的一小块地区(后称江东六十四屯)保留中国方面的永久居住权和管辖权;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原属中国内河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只准中、俄两国船只航行。清政府当时没有批准《瑷珲条约》,还处分了奕山等人。[4] 1860年(咸丰十年)10月,英法联军攻占北京西郊,火烧圆明园。咸丰帝携后妃及亲贵仓惶逃往热河行宫(今河北承德郊外),留其弟恭亲王奕欣(左言右斤)在京,接洽议和事宜。奉命谈判的奕欣求和心切,卑躬屈膝地请求俄国驻华公使伊格那季耶夫出面调停。伊格那季耶夫乘机要挟,要求清政府同意他就领土问题所提出的要求。11月14日,奕欣被迫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北京条约》除了承认《瑷珲条约》以外,还把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约四十万平方公里)也由共管而改为划归俄国,并规定中俄西部边界将另行重新划定。[4] 早在19世纪初,沙俄就开始凯觎中国西部地区。道光皇帝在位时,沙俄就武装侵占了巴尔喀什湖东南的喀拉塔勒河、伊犁河等七河地区。咸丰四年(1854)又强占阿拉木图,把伊犁河下游一带据为己有。1864年(同治三年)九月,清政府处于外有沙俄大军压境、内有新疆回民反清举事的形势下,与沙俄在塔城谈判。在沙俄武力威胁和政治讹诈下,清政府于10月7日被迫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沙俄将中国西境的3个大湖——巴尔喀什湖、斋桑湖和伊塞克湖,连同周围广大地区,共达44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占为己有。[4] 这三大条约划走了中国将近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然而俄罗斯仍未满足。同治十年(1871),沙俄又胁迫清政府签订《中俄伊犁条约》,随后于光绪八年至十年强迫清政府订立了5个勘界议定书,分段重新勘定了中俄西段边界。沙俄通过《中俄伊犁条约》和勘界议定书,共割占了塔城东北和伊犁、喀什噶尔以西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 [4] 沙皇俄国除了逼迫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北洋政府订立城下之盟,以条约的形式侵吞中华国土外,还公然使用武力对条约规定为中国领土的地区进行吞并。 库页岛是中国最大的岛屿,位于黑龙江出海口之东,东面和北面临鄂霍次克海,西面隔鞑靼海峡与大陆相望。南隔宗谷海峡与日本接壤。从中国金代开始库页岛即归中国管辖。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条约》亦规定库页岛属于中国!该岛面积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1789年,沙俄的远征军杀入该岛,赶走了岛上的原住民──鲜卑族赫哲人,独吞了岛上丰富的煤矿和油矿。[4] 1900年7月24日,沙俄借口中国发生了“扶清灭洋”的拳匪之乱,出动17万大军将《爱珲条约》中划归中国的江东六十四屯围住,对十六万居民进行强奸和杀戮;最后把剩下的男子集中在黑龙江边,用子弹逼入江中,一一射杀或淹死,偌大的黑龙江为之染红![4] 唐努乌梁海,地处外蒙古西北部,北靠萨彦岭,南抵唐努山,是位于两山之间的狭长地带,总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那么大。俄国先是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策划该地区独立,随后于1944年将该地区并入版图。唐努乌梁海的居民以汉人为主,从清政府、民国政府到中共毛泽东、邓小平政府,历来都不承认其独立的合法性,1953年联大表决亦将唐努乌梁海地区裁决为中国领土。[4][5][2] 江东六十四屯与唐努乌梁海皆随著江泽民签署的中俄边界条约落入俄罗斯囊中。 *毛泽东、邓小平、列宁均否认不平等条约 一九一七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列宁为拉拢中国,在一九一九年发表对华宣言,声称:「凡从前俄罗斯帝国政府时代,在中国满洲以及别处,用侵略的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一九二○年九月二十七日,苏联政府又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见《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宣言》)[6]。列宁未及实践此一宣言就去世了。斯大林掌权后,先是否认那个「对华宣言」的存在,继而杀人灭口,将签署此宣言的外交人民委员部副部长列文.卡拉罕作为「叛国犯」枪决[7]。1950年,毛泽东去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本想谈判《爱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所涉及的领土,但是斯大林不但对此不理不睬,反而胁迫毛泽东承认外蒙古独立。 不但如此,在中共建政后,俄罗斯仍未终止对中国的侵吞蚕食。1964年11月,周恩来去莫斯科庆祝十月革命节时指出:”中俄边境纠纷一年数千起”;1966年外长陈毅指出:自1960年至1965年,苏俄挑起”边境事件”五千起;1970年秋,苏俄要求中国放弃黑瞎子岛,发起珍宝岛战役,驱赶中国国防军;1978年10月中共发言人指出1960年至1969年苏俄夺走185平方英里中国领土;1972至1977年在新疆伊犁夺走1080平方英里领土。同时还指出:除去中俄有争议地区,俄又霸占中国3475平方英里土地。1979年9月29日中国透露:新疆20个地区俄中有争议领土约有11600平方英里至29696平方英里。1982年1月8日国家主席李先念指出中俄边境有争议地区达9万平方公里,全被俄国占领。[8] 1972年,毛泽东开始官方通知苏联及其大使馆,提出九不平等条约论。即毛泽东坚决拒绝承认俄国强加给中国的十七个不平等条约中的九个。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席位以后,毛泽东也通知联合国,中国不接受这九个不平等条约。 1972年毛泽东会见尼克松时说:“苏联占领我们的领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国和红色苏联占领的。这些占领的领土我们没法数清楚,有的中国政府,比如说国民党政府和清政府,声明的比我还多。我现在是以国际法声明最少的部份,那都是有清楚历史根据属于中国的地方。”[2] 1989年5月,邓小平在北京会见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时说“后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9] 历史的回顾告诉我们,从沙皇俄国到苏共建政,俄罗斯民族一再对中国的土地进行巧取豪夺,而从列宁到民国政府以及历届中共领导人,却从未承认这些条约和占领地的合法性。此次这多达3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却在江泽民签订的中俄边界条约中一次性沦丧于俄国之手。 *《中俄新约》斩断民族生路 中国近代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林则徐被道光皇帝发配至新疆后,他觉察到沙俄蓄谋侵略中国的野心,临终前几个月,曾大声疾呼,告诫国人:“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吾老矣,君等当见之。”不幸的是,由于江泽民的卖国行径,我们这一代人终于见证了历史的这一幕。[10] 这一幕对中华民族所造成的伤害,人们现在根本无法估量,它已经远远超出了民族尊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范畴。该条约对于中华民族的未来将成为致命一击。2000年12月28日,著名旅美作家郑义发表文章,题为“斩断民族生路的《中俄边界新约》”指出“中国之劫之难之凶之险,百年以降,唯此为大。”[11] 是危言耸听吗? 在1999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表面上政府是要开发西部地区的经济,改变西部地区封闭落后的局面,打破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格局,并将生态环境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和特色产业作为西部三大发展重点。内行人却对此政策作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 从30年代胡焕庸先生发现中国人口分布的胡焕庸线(指从黑龙江瑷辉到云南腾冲的近似分割中国东部人口密集区和西部稀疏区的直线)以来,中国人口分布的宏观格局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胡焕庸线的西北面积为全国64%,人口仅占5.6%;东南面积为36%,人口却占94.4%;文明重心倾斜于东南已无可置疑。近半个世纪来,中国人口重心点始终在东南靠海的一个百余万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内徘徊。由于人口增加、过度开发和环境恶化等因素交相作用,中国人口与文明的重心继续向生存环境较好的东南部转移。然而现在东南部地区的开发已经全部完成,继续往东南走就只能走到太平洋里去了![12] 中国虽然号称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世界上第三大国家。然而中国的人均可耕地面积却只有0.08公顷,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美国的九分之一。中国许多地区的自然条件十分恶劣,西边是高原;西北是荒漠;正北是草原和沙漠;东南是大海;生存条件较好的国土,面积约为300万平方公里,仅仅占国土总面积的29%。当中国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沉迷在说“不”和“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样的臆语中时,即使是中国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也不得不考虑在人口密度已经接近土地、能源、淡水、矿产与森林资源承载能力的极限时,中国二十一世纪的生存空间在哪里?[11] “西部大开发”真的会让我们走出困境吗?就在国务院提出这一战略后不久,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的一位研究员发表了题目为“中国人口分布与可持续发展”的研究报告。报告中说“由于西部地区大多为高原、荒漠,土地可垦殖率低,而且远离沿海,……所以西部地区人口承载力比中东部地区低得多。……西部地区的水土流失、沙漠化等环境灾害要比中东部地区严重得多。……从人口承载力与人口压力的对比关系来说,尽管西部地区人口密度很低,但西部地区人口超载更加严重。因此西部地区相对于中东部地区的人口密度不仅不能增加,相反应该降低。”西部的人口需要继续迁移出来,东部却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我们还能退到哪里?[12] 唯一的答案是,如果我们真的可以按照国际法和平谈判收复失地的话,二十一世纪的中华民族仍将大有可为。《爱珲条约》与《北京条约》的签订所丧失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相当于东北三省的面积之和,而且位于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以及乌苏里江以东,那是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的原始森林和肥沃的土地,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后契机。 换句话说,这一片攸关国民经济发展和中华民族生死存亡问题的辽阔疆域,因江泽民大笔一挥,竟兵不血刃地合法落如俄罗斯版图。这无疑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卖国条约。 *中俄领土世代相争,唯江媚俄 江东64屯的大屠杀是一段浸透了血泪的历史,罪魁祸首就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叶立钦为尼古拉二世举行葬礼,江泽民竟然与叶立钦热烈拥抱,未做一声指责或抗议,江泽民甚至到俄罗斯亲自给屠杀了千千万万中国老百姓的凶残的哥萨克祭奠致敬,并在条约中将江东六十四屯出卖给俄罗斯。[13] 由于地缘关系,俄罗斯一直对中国虎视眈眈,并假借合作、交流等名义伺机蚕食中国领土,窃取中国情报。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沙皇俄国以共同防御日本在亚洲的霸权为名,诱迫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俄密约》,又称《防御同盟条约》。取得了中东铁路的筑路权,将铁路从西伯利亚直接通过黑龙江、吉林地方修到海参崴。其目的就是可以运用“铁路征服政策”,将侵略势力渗透到中国东北,把黑龙江、吉林等满蒙地区囊括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以便最终实现吞并中国东三省的野心。后该阴谋因1904年日俄战争而破产。[4] 1945年初,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的战役已经接近尾声。苏联、美国和英国首脑在苏联的雅尔塔举行会议,为让日本尽快投降,英美敦促苏联出兵中国东北。斯大林乘机胁迫民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当时在莫斯科谈判的蒋经国问斯大林,“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斯大林回答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斯大林拿出地图,指著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14] 人民日报在2001年7月31日刊登了这样一篇文章,1958年7月,苏联驻中国大使尤金向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通报了苏联方面的一项建议,由于苏联的地理条件,他们的舰队活动范围受限制,而中国有漫长的海岸线,因此希望中苏共同建立一只联合舰队,共同对付美国。对这种侵犯中国主权的事情,毛泽东听了之后当时就表示了不满。再联想到前日苏联要求在中国建立中苏共管的长波电台一事,毛泽东更为光火。于是毛泽东要求赫鲁晓夫亲自来北京商谈此事。1958年7月31日,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到中国访问,当天与毛泽东举行会谈。毛泽东几次要求赫鲁晓夫解释什么叫“共同舰队”,而赫鲁晓夫则吞吞吐吐,无法回答,并再三表示一个舰队由两个国家来指挥是不可想象的。[15] 由此可见,俄罗斯从来也没有拿中国当作朋友,并一直存有野心。而江泽民竟然与俄签订边界裁军协定,命令中国国防军从已经后撤的国境线再后撤一百公里,一百公里内不设防,主动实现杜金教授“基本地缘政治“一书中俄国要求建立的缓冲地带,放弃国防。给贪婪成性的代代俄军大开方便之门。同时江泽民答应中国大陆领空和领海对俄全部开发,俄飞行员可以在中国领空任意飞行和训练。俄国军舰在中国领海可随意航行和训练,终于实现了当年赫鲁晓夫联合建立海军及中俄长波电台,以入侵中国领海领空的梦想。…